三国策论坛

       找回密码
    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罒炽天使

[其他] 《卧龙战记》[无聊的打发时间来看连载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06-01 18: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占个座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06-03 1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罒炽天使 于 2015-6-3 15:22 编辑
西都长安,时称为“沣镐”。“沣镐”是周文王和周武王分别修建的沣京和镐京的合称。“沣镐”所在地区称为“宗周”。秦时称“内史”,至西汉初年,高祖刘邦定都关中,高祖5年,置长安县,在长安县属地修筑新城立名”长安城",意即“长治久安”,同时改长安城所在地区为“京兆”,意为“京畿之地”。
此地乃是西汉王朝龙兴之处,自高祖刘邦定都于此至王莽篡位,长安作为汉王朝的首都经十一帝,两百一十余年,可谓是煊赫至极。
可惜西汉末年王莽篡位,天下大乱,帝都长安先后被绿林、赤眉两军攻陷,一时间人口锐减,宫馆大量被毁,三辅长安已因战乱而残破不堪。及至光武帝刘秀平定天下、再兴汉室,更是弃长安而定都东都洛阳。尤其这几年来年年干旱, 当朝天子刘宏(汉灵帝)宠信宦官,朝政荒废,以至于巨鹿人张角的黄巾军迅速坐大,汉朝江山岌岌可危。 因此曾经繁华一时的长安也开始慢慢衰落下来,到了现在也没有再恢复往昔的盛况。
再过十数天便是春节了,长安城最大的街道章台街上行人渐渐也多了起来,到处都能看到当街售卖物品的摊贩。童英陪着童玲在大街上闲逛着,望着童玲如同脱离樊笼的云雀般自由自在的在小摊小贩间穿梭着,童英也不禁露出笑容,甚至嘴里开始哼起小曲来。
“嗯,英哥哥你刚才哼的什么曲子啊,挺好听的。”走在身畔的童玲忽然扭头朝童英开口问道。
“哦,我…”童英微微一愣,沉思有顷,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哼的什么曲子。”
“你自己哼的曲子都不知道?”童玲睁大了眼望着他,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我真的不知道。”童英无奈的一摊手,接着道,“可能是在哪里听过就记下了吧。”
“又是在哪里听过。”童玲一撇嘴,嘟哝道,“上次问你,你也说是从别处听来的,你上哪儿去听这么多曲调古怪的曲子啊,我长这么大还都没听过。”
“我也不知道在哪听的,反正刚才一高兴,脑子里就想起了这首曲子,随口便哼了起来。”童英搔搔头,无奈开口道。
童玲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多久,歪着头想了会,很快注意力便被街边琳琅满目的女孩饰品所吸引。
没走多远,两人便驻足停留在一个首饰摊前,小贩拼命的向童玲推销着自己贩售的金银饰品。
童玲右手举着一支玉钗朝一旁的童英挥舞着,得意洋洋的说道:“英哥哥快看,好看吗?”
“好看,好看。”童英只看了一眼,便微笑着说道。
“又敷衍我。”童玲嘟着嘴将那枚玉钗放回摊上,没好气的开口道,“不要了!”
“我怎么敷衍你了…”童英还待出言,身后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这位小哥,请留步!”童英转身回望,只见一年纪约莫三十出头的算命先生叫住了自己。
“先生有何事…”童英见此人甚为面生,他并未曾见过,却又突兀的在这里叫住自己,不觉有些讶异。
“这位小哥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实乃人中龙凤之姿,若是有意,不妨让在下为你卜上一卦,一观前程可好?”那算命先生眉眼含笑,望着童英淡淡的说道。
“前程?”童英一听,不禁心中发笑,他并无太大的愿景,在童英的心目中,若是能寻到自己的父亲,然后跟小师妹平平安安度过这一辈子便是最大的幸福。连师父传授的那些枪法也只是防身之用,并未想过要借此去博取功名,即是如此,这前程卜不卜又有何异?
思虑及此,童英朝那算命先生摆摆手,笑道:“前程自有天注定,就不劳先生费心了。”
“是吗,小哥如此豁达倒是让在下敬佩不已,不过…”那算命先生话锋一转,问道,“你近来是否每夜有异梦缠身,而且梦中必有巨龙出现?”
闻言,童英不禁心中一震,下意识的将面前这男子看个真切,只见此人虽然粗衣布袍,看似甚为寒碜,然而举手投足间却又透着些许异于常人的气质,隐隐有高人风范。
童英不由得高看了他一眼,当下屏气凝神,朝他拱手道:“大师所言不差,在下的确是有异梦缠身,敢问此梦何解?”
“呵呵,所谓天不语故以象示人,世人皆以为梦中之事皆为荒诞不经,殊不知梦境往往能透露许多天机,只是凡人识不识罢了。”算命先生淡淡一笑,缓缓伸出左手,拇指依次在无名指、中指和食指上轻搭两下,兀自掐算起来。须臾,他脸色微变,眼底透过一抹精光,肃然说道,“一般而言,梦中显龙乃是飞黄腾达之兆,但小哥你梦中之龙只怕非同寻常吧?”
童英想起自己梦中那头张牙舞爪、矫首昂视的四头冰龙,忍不住心头一颤,下意识的答道:“大师所言极是,我这梦中之龙由主何来?”
“此处人多口杂,有些话,语不传二口,天机不可泄露,若是小哥有心,今夜三更时分,在下在东门外十里坡恭候。”算命先生摇头说道,看似无意的瞥了眼童英的胸口,微微一笑,开口道“不要忘了将东西带上。”
说完他不再给童英继续开口的机会,转过身施施然扬长而去。
“大师,喂,大师…”童英追了两步,却只看见那人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
“将东西带上?”童英止住脚步,下意识的望向胸口,只觉那里沉甸甸的,不禁脸色一变,思绪也蔓延开去。
“英哥哥,那人说的都是真的吗?”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童玲瞥见面色有些苍白的童英,忍不住开口问道。
童英看了童玲一眼,望着算命先生远去的方向,并没有回答。
“那你晚上会去吗?”童玲皱着眉问道。
“不知道。”沉吟许久,童英终究苦笑着说道。
“可是…”童玲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见童英叹了口气,开口道,“回去吧。”
“嗯。”童玲轻声答了句,两人便意兴阑珊的踏上了回武馆的归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与2015-06-03 15:22:28修改过】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06-03 16: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更新了,是不是只有我在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06-05 12: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神壁磐龙
一回到武馆,童英便想起了早上临出门时童渊的嘱咐,说是要考校自己的枪法。于是和童玲告了别,回屋拿了银枪,径直往武堂走去。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那丫头转性了?”武堂里没有其它的师兄弟和武师,只有童渊一人,他看到童英的出现,倒是微觉有些诧异,笑着开口问道。
童渊,他四十来岁的年纪,中等个头,蓄着八字胡,放在人群中就会消失不见的样貌,只有眼底不时泛起的精光似乎在提醒着别人,这可是个不好惹的厉害角色。
“这…小师妹她临时起意,说是在武馆里有事情要办,所以就早些回来了。”似乎是很少在师父面前说谎的缘故,童英表情多少有些不自然。他并不是刻意将今日在街上与那算命先生相遇之事对童渊隐瞒,只是觉得自己如今也大了,有些事情可以自己解决,就不用再劳烦师父。
“是吗?这倒与那丫头平日的性格不一样啊,平常不管多大的事,她不是都要逛到天黑才会回家的幺。”还好童渊也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他从一旁的兵器架上取过自己的长枪,枪尖指向童英,说道,“来吧,今日为师便亲自检验一下你所学的成果。”
“是。”童英深吸了一口气,攥紧枪身,肃然应道。
不多时,武堂内便响起了金属碰撞时特有的铿锵声,师徒二人你来我往,两柄长枪在二人手中如两条长龙相互做着激烈的互搏。
“枪挑一条线!”
“枪怕摇头棍怕点!”
“打人千万,不如一扎!”武堂里满是童渊的声音,而且越往后声音越发严厉。
……
“停!”童渊忽然挽了个枪花,往后一步跳出战圈,而脸上丝毫看不到刚才的笑意,反而是阴沉着脸望着童英,冷声道:“若是此时是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听到师父如此声色俱厉的痛斥,童英不禁汗如雨下,当下跪在地上埋着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难道我没告诉过你,习武者与他人比试之际决不能分心,否则你必将死无葬身之地!”童渊显然是恼怒之极,喘着粗气怒斥道。
“徒…徒儿知错了。”童英只觉自己口中发涩,心里惭愧之极,根本无言以对。他自然清楚刚才自己在与童渊比试时并不专心,理由也很简单,他还在想着那个算命先生所言,虽然在比试之前就已经尽量提醒自己不要去想,但是脑海中仍旧不自觉的想起那人所说的每一句话,如何能不分心?
“罢了,你先起来吧。”童渊摇了摇头,朝跪着童英挥挥手示意他起来说话。
“是。”童英不敢忤逆师父的话,缓缓站起身,垂首侍立在一旁。
“我一共只收了三个入室弟子,英儿你是最小的一个,天赋虽不及你两位师兄,但是在我眼底却是心思最为坚韧。”童渊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声音放缓。
童英垂着头听着师父的教诲,默然不语。
“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为师对你期望的确很高,刚才说话有些重了,你不要放在心里…”
“师父何出此言,徒儿刚才的确是心有旁骛,被师父责骂也是心甘情愿,绝不敢对师父您有半点怨言,还望师父明鉴!”童英陡然听到童渊如此说,吓得再跪倒在地。
“好了,起来吧,我看你心绪不宁,今日便到此为止,你早些歇息吧。”或许是因为童英的乖巧,童渊嘴角微微上扬,伸手扶起童英,笑着说道。
童英见童渊再无责怪自己的意思,心中反而越发惭愧,连声道:“师父对徒儿如此宽宏大量,徒儿心中有愧…”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师父知道你的心意,去休息吧。”童渊朝童英摆摆手,截断他的话。
童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武堂,轻轻带上房门,此时天色已晚,武馆里大部分房屋都已经点上了油灯,而童渊却负手静静的伫立在显得有些阴暗武堂之内若有所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谧的武堂内幽幽的传出一句话。
“于心有愧的并不是你,而是为师啊…”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听着窗外巡夜人手中敲响的清脆梆子声,安躺在床上的童英没有丝毫的睡意,忍不住从怀中拿出贴身收藏的那块雕龙石璧,手指在璧上反复摩挲着,在黑暗中勾勒出石璧的形状。
他之所以会如此在乎今日那算命先生所言,正是因为那人提到了这块石璧,而石璧是父亲留给他唯一的一样东西,是否自己能通过此物找寻到关于父亲的蛛丝马迹呢?
这个念头在童英的心头萦绕着,久久不能散去。他曾经对于找寻自己的亲人没有丝毫的信心,然而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却让童英看到了一线机会,或许很渺茫,但是无论如何,童英也不愿意放过这个或许是唯一的一个机会。
下定了决心,童英将玉璧收入怀中贴身放好,起身穿好衣衫,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武馆。
冬夜的晚风有些微寒,从衣角的缝隙灌入体内,让童英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忙不迭的紧了紧衣领,然后将整个人的身影没入城墙下的阴暗中缓缓前行。
无怪乎童英如此小心翼翼,如今的汉帝虽然名义上仍旧是天下共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然而稍有远见卓识的人都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大汉王朝已经离往日的辉煌渐行渐远了,朝野之中十常侍当道,小人盈朝,朝纲不振,忠臣离心;朝野之外,暴民起义之火生生不息,青、徐等州的黄巾军之乱越演越烈,甚至还占领不少中小城市,虽然朝廷已经派大军前去镇压,却始终不见收获多少效果。
正是有鉴于此,各地的官兵都加强警戒,提防各种奸细混入城中,童英可不想自己被迫切邀功的守城卫士安个通匪的罪名投入大牢之中,因此此行小心一些也属正常。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06-05 17: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罒炽天使
你从哪整的小说啊~你是写小说的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06-05 17: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娃娃脸 发表于 2015-6-5 17:12
罒炽天使
你从哪整的小说啊~你是写小说的么?

不告诉你~  这是个秘密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06-10 13: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童英掐着时间来到和那算命先生约定好的十里坡。借着皎洁的月光,依稀看到前方有个人影背对着自己,不是白日那个算命先生又是何人?
“见过大师。”童英上前朝那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来了。”算命先生转过身,望着童英笑着说道。
“在下姓童,单名一个英字,白日里太过仓促,还未请教大师名讳。”童英先通报了自己的姓名,然后才请教对方的名讳。
“呵呵,单福不过凡夫俗子而已,担不起你这‘大师’之名。”这位自称单福的算命先生朝童英摆手说道。
“单大师过谦了…”童英还待说点什么,却见单福笑着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开口说道,“小哥不是想要在下为你解梦幺,不若将你身上与龙有关的东西借我一观?”
与龙有关?童英赶紧掏出雕刻着龙的石璧双手捧给单福。
单福将石璧接过,接着月色细细打量起来,久久没有再开口,而童英则是迫切的想要从他口中了解到关于这块石璧的任何信息。
“当真是此物!”良久,单福长叹一声,面色凝重。
“大师识得此石璧?”童英又惊又喜,连忙追问道。
“石壁?”单福瞥了眼童英,再看了看手上这块暗淡无光的“顽石。”忽然笑着点了点头,再次将手上的石璧仔细摩挲一遍,这才缓缓开口道:“其实说它是石壁倒也未尝不可,毕竟它是由五色石所炼成。”
顿了顿,他接着道,“只是想不到在下竟真能见到如此神物!”
“神物?”童英一怔,这块石头也能称得上“神物”?
“此壁名为磐龙,昔年天降大祸,不周山拦腰折断,天河之水注入人间,大神女娲不忍人类受到灾苦,于是炼出五色石补天空,折神鳖之足撑四极,平洪水杀猛兽,才渐渐使天河之水消退。而五色石补天有余,女娲大神将其弃在涂山之下。后为大禹所得,禹帝将五彩石炼化,便铸就了这磐龙壁。”
“啊…”童英瞠目结舌,象是被绕到了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这单福在讲些什么。父亲留给自己的这块石璧怎么会和传说中的“女娲大神”、“禹帝”这些人物拉上关系,这让他他百思不得其解。
“敢问小哥,此神器你从何而来?”单福目中闪过一丝精芒,并不着急将石璧还给童英。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童英搔搔后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那令尊何在?”单福接着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父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也是想通过此物找寻到父亲的踪迹。”童英听单福有此一问,便知道今日所行想来也找不到父亲的讯息,不禁脸色一黯,轻声说道。
“在下唐突了,还请小哥见谅。”单福见他如此,知其所言不虚,当下拱手致歉,童英只摆了摆手,并不出言。
“小哥请将磐龙壁收好,其实此物非石乃玉…”单福将磐龙壁递给童英,看到他将石璧小心的收入怀中放好,忽然肃然说道,“相传此玉璧有改天换地之力。非常人能驾驭,在下今日在长安城见小哥你气度不凡,故而出言相问。想来命运轮回,你便是那天命所归之人。”
“天命所归?”童英微微一愣,心中越发觉得此人话里玄机深涩,自己怎么又和天命扯上关系了?不过说这磐龙壁是玉璧倒也有几分道理,难怪自己一直觉得这玩意要比一般石头来得重,搁在内衣兜里沉甸甸的。
“呵呵,其实这些也是在下从他人处听来,或许他比在下知道的更多,小哥若是有意,不如…”单福微微一笑,话锋一转。
“敢问大师,此人何在?”童英从他的话里又看到了一线寻找父亲踪迹的希望,迫不及待的问道。
“水镜山庄!”单福一字一句的说道。
“水镜山庄?”童英闻言,略一蹙眉,“难道大师所言的是名闻天下的隐士,水镜先生?”
“正是!”单福点头道,“小哥若是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磐龙壁的事情,就得往水镜山庄一行,或许水镜先生知道些令尊的讯息。”
“多谢大师。”童英脸上闪过一抹坚毅,拱手朝单福称谢, 此时瞥见东方开始放明,便准备向单福告辞。
“小哥且慢。”单福叫住童英,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他,开口道,“此物乃是我昔年偶得,你且带在身边,一来或许与那磐龙壁有关,二来也可以作为信物,交与水镜先生,他一观此物便知小哥所为何事,自会为你解惑。”
“多谢大师。”童英接过将单福手中之物,还未来得及细看,便听单福说道,“好了,天色将明,我也要远行了。”
“大师…”童英抬起头,只看到单福离去的背影,不由提高音量朝他喊道,“大师这是要往何处去?”
“呵呵,天下之大,单福何处不可去得。”单福也不回头,挥手说道。
“那你我二人何时还能再见呢?”童英不甘心的往前追了一步,却又止住脚步,接着问道。
“若是有缘,自有再见之时。”单福的声音从远处飘飘渺渺的传来,而人影已经消失在山坳中。
童英呆立了一会儿,确认了单福不会再回头,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也踏上了归途。
只是童英不知道的,在他转身之后,单福却又从那山坳缓缓走了出来,望着童英渐行渐远,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神物出世,玉使已现,而玉使承天景命,拯救乱世而来。只怕未几,天下必将大乱,看来我大汉此番在劫难逃了。”许久,单福低下头,口中喃喃自语,“孔明,你交代我的事情都已办好,浩劫将至,你又待如何?”
可惜他的话除了自己再没有人能够听到,初升的旭日把远山的轮廓慢慢的描成金色,浮云时卷时舒,将山岚掩映其中,任谁也看不真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06-11 01: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尼玛,老子前一阵没上游戏,上来这破活动没我的份,我心里甚是窝火


尼玛能不能不歧视人啊?上来能领宝让我现打仗出碎片也行啊,断了我念想,擦啊擦擦擦擦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06-11 15: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06-12 12: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枪王张绣
童英一路回到武馆,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一宿未眠,此时他却依旧是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
忽然想起单福临走时给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摊开的手心上仔细打量起来。
那是一粒椭圆型的玉珠,并不算大,大抵和一节拇指差不多。玉珠颜色颇为暗淡,只有中心泛着一丝灰白色的光亮,除此之外看上去就和一颗顽石无异。
童英反复将这颗玉珠看了个通透,也没发现有何奇特之处,俄而失望的将玉珠放到怀中内缝的衣兜里,心想就当做是单福留给自己的纪念吧。
却未曾想,那玉珠与原本便放置在内的磐龙壁甫一接触,异变陡生!
童英只觉胸口一阵强烈的灼热,仿佛要将皮肤烤焦一般,忍不住轻轻的哀号了一声,迅速的往怀中拿出磐龙壁,只见原本灰绿色的磐龙璧却在此时散发出异样的流光,光芒仿佛有实质般,扫过的肌肤都能感觉到丝丝灼热,更让童英觉得惊奇的是,单福给自己的那颗玉珠现在竟是嵌入了磐龙壁中心原本九个圆孔中的一个,而且分毫不差,仿佛天生便是一体的一般。
过了许久,磐龙壁发出的灼热光芒才慢慢消散开去,童英惊讶之下,伸手拨弄了两下那颗玉珠,却惊讶的发现玉珠牢牢的嵌在磐龙壁上,再也拿不下来了,仔细端详一番,其它没发现,只注意到玉珠中心的白色光芒亮了许多。
不过除此之外,童英再看不出其中有何门道,往细处看,但见玉珠中心隐隐有流光闪动,仿佛细细水流一般,当真是神奇无比。
到如今,童英已经渐渐相信了单福所言,这块磐龙壁的确是天生神物,小心翼翼将磐龙壁收入怀中,毕竟财不外露的古语,他还是听说过的,若是为有心人得知自己身上有此宝物,只怕也绝非一件好事。
“水镜山庄…水镜山庄…”童英嘴里念念有词,微微蹙起了眉。
这水镜山庄他自然是听过的,水镜先生乃是天下闻名的大贤隐士,复姓司马,名徽,字德操,水镜是他的自号。相传此人有经天纬地、治国安邦之才,却淡泊名利、不愿出仕,世居颍川之地,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因其水镜先生的名号,司马徽所隐居的地方便被人称为水镜山庄。
想到自己或许能在水镜山庄寻找到自己父亲的消息,童英就变得越发没有睡意,心情也迫不及待起来,只想立刻便飞到颍川去找到水镜先生。
辗转了许久,童英干脆从床上一跃而起,穿戴整齐之后便准备去武堂找师父童渊,向他禀报自己要往水镜山庄一行的事。
甫一推开门,却差点和来人迎头撞上,童英往后退了一步,定睛一看,来的不是小师妹童玲还有何人?
“玲儿,你这是往哪儿去啊?”童英不解的问道。
“这院子就你一人住,当然是来找英哥哥你的呀!”童玲歪着头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童英。
童英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道:“你找我干什么?”
“哼,昨晚你一定是偷偷去了十里坡见那个算命的老头吧。”童玲不答,瞥了眼童英眼中的血丝,没好气的说道。
“老头?”童英一怔,俄而一阵苦笑,那单福大师不过三十出头,怎么在童玲眼里就变成老头了?
童玲见他不答,就当做是童英默认了昨晚偷溜出去,接着问道:“那英哥哥你从他那问到有关你父亲的讯息了幺?”
闻言,童英脸色一黯,微微别过头去。
童玲从他的脸色上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也叹了口气,没有再追问下去。
两人静静对立许久,童英似乎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奇怪,思忖片刻,找了个话题开口道:“对了玲儿,师父他老人家在武堂吗?”
“在的,刚才来的时候我都在武堂里看到爹了。”童玲下意识的回答道,瞥了眼童英,“你要找我爹?”
“嗯,我有点事情要和师父商量一下。”童英点头说道。
“哦,那好吧。”童玲似乎有些失落,侧身给童英让出可以通行的道来。
童英显然也注意到了童玲的异样,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从袖口里摸出一样东西,递给童玲。
“这是?”童玲先是一愣,待看清楚童英递过来的东西时,脸上不禁为之一喜,柳眉轻舒,嘴角不自觉的露出笑意。
“我昨天你似乎很喜欢这支钗子,所以后来又偷偷出去找到那小贩买了回来,你看…”童英面色微红,低声道。
“谢谢英哥哥。”童玲兴奋的从童英手中接过玉钗,正是昨天自己在逛街时看上的那支,后来因为那个算命先生的出现而忘了买下来,想不到童英却是如此有心,竟是悄悄去把它买了下来。
童玲两颊不知何时已然飞起红云,微低下头假装拨弄手心的玉钗,许久没有开口。
童英见她低头不语,不知该说什么,习惯性的搔搔头,许久后才开口道:“那…我先去武堂寻师父了。”
“哎,英哥哥。”不想童英还未转身开走,童玲便又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幺?”童英转身问道。
“你帮我把玉钗戴上吧。”童玲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又将玉钗塞给了童英,然后转过身去。
“哦,好。”童英往前一步,站到童玲身后。由于紧张,因此他并没有发觉童玲的香肩也在微微的颤抖。
“好了。”童英将玉钗轻轻插在童玲的头上,然后退开两步。
童玲转过头,看着童英轻声问道:“英哥哥,好看吗?”
童英望着她那张娇美如花的容颜。未施粉黛,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如云的秀发似奔涌的黑色瀑布般洒下,肌肤晶莹如天池美玉,美丽的瞳眸微微流转,情不自禁的开口道:“好…好看。”
“我是问你的这支玉钗好看不,你盯着人家脸看什么!”却不想童玲却是娇嗔一声,脸上红霞更盛,不自觉的微微垂下臻首。
童英这才恍然大悟,不禁有些尴尬,只好打个哈哈,讪笑道:“都好看,都好看。”
“我去找师父了。”然后赶紧寻个借口跑开了。
望着童英落荒而逃的背影,童玲那娇媚的脸上却是绽起一丝笑意,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隐隐透着几分平日少有的少女风情。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引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享按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